- TWANGLING -


tuang's 3rd home
by sighingquasar
カテゴリ
TSH=tuang生活
问卷·互动
无责任推荐/负责任花痴
涂鸦版+魔音壁
翻译文章备份
LINKS
【部分出没地点】


魔戒中文论坛


Council of Elrond


Facebook


Vince Carter Online Forum


VC15.cn Forum



【宝站快速通道】


词典·近反·百科
@Dictionary.com


迷你古登堡
@ManyBooks.net


词源词典
@Etymonline.com


俚语俗谚
@UsingEnglish.com


图片定制
@ImageChef.com


色彩大辞典
@ColorDic.org


Sports Clips & Mixes
@MixMakers.net


FLV地址提取
@Javimoya.com


共享你所想
@ESnips.com


照片图像处理
@Worth1000.com



【胡搅蛮缠对象】


※米菲亲妈hino※


※Verus妹妹※


※Viggo's shane VigShane※


※梦想成为女王的Ping※
(需代理)


※サさん a.k.a Miss Left※


※onomatopoeiatess·Olivia※


※阿默子※


※天空里的sinsin※


※NOIR※


※翔舞心灵※


※早餐四大金刚之大饼·媛※
以前の記事

搬家

至http://twangling.yo2.cn

舍不得这个地儿,可是被河蟹大潮冲跑了我也没办法。挥小手绢告别……
[PR]
# by sighingquasar | 2008-03-10 02:34

有些事情,只有在脑缺氧的情况下才能做出来……

而我又做了。结论……还用说么?

比如和左左她们约好吃甜点,早到了于是一个人先逛街。厚着脸皮、大摇大摆地出入那些商品标价超过身边所有现金的专卖店,正在兴头上,居然被某小饰品店老板娘热情的“你这个是要买给男朋友对吧?很不错的……”给吓得落荒而逃;

比如小电同时开多个进程,一边再开个窗口看shane的博。忽然发现浏览器窗口最小化后,她空间里那张《金刚》贴图会迟滞,停留在超级兔子清理王的界面上。然后自己不顾越跑越慢的小电,玩兴大发地反复调整浏览器窗口,试了好几次,还把图片存下来↓


比如找专辑(Melanesian Choirs - Chants from The Thin Red Line,《红警》的一张原住民吟唱原声碟)和下载比赛同时进行,弄到移动硬盘罢工、重插后分区颠倒。结果我还傻傻地按原分区去找文件,甚至以为东西丢失,又重新去下载了一遍……

回顾这几个礼拜来的脑缺氧经历,我不禁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了深深的恐慌。我会变成新一代神经兮兮人吗?也许会的吧……
[PR]
# by sighingquasar | 2008-02-24 04:39 | TSH=tuang生活

有些事情,只有在脑缺氧的情况下才能做出来……(续)

第一桩发生于十天前,我在深夜大脑最缺氧时写了一篇没有发送的缺氧作文:

伪·小学生作文:蒂姆·沃什,您真是一位好妈妈

East Rutherford是一个美丽的地方:这里有充满自然野趣的沼泽,也有远离都市喧嚣、车马难至的荒郊。这里的冬季雪片纷飞,滴水成冰;这里的“唉坐得”中心(原来叫大陆航空中心)灯光昏黄晦暗,散发着浪漫情调;这里的人温文尔雅,从不像湾区金州那旮旯的球迷那样没教养,上蹿下跳大呼小叫。

这里,就是吉祥三宝,呃错了,新泽西光头大队的,温暖的家。

在这个大家庭里,爷爷布鲁斯·拉特纳总喜欢打马虎眼,舅公罗德·索恩精通抠门的艺术(舅公曾经说:[别人]吃亏就是[我]占便宜),爸爸劳伦斯·弗兰克尽管身材矮小,却是位言语上的巨人,而表叔Jay-Z和表婶碧昂丝勤快又能干。最重要的是,家里的兄弟姐妹,一个个都聪明活泼,惹人喜爱。

但如果没有训练师妈妈Tim Walsh,这个家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和谐。啊,如果没有妈妈,光头大队将多么不完整!

c0146654_1564316.jpg

妈妈是一个温柔的人。每当哥哥姐姐们顽皮,弄伤了自己,妈妈总是第一个跑上去,为他们疗伤。弟弟妹妹们有个头疼脑热,也多亏妈妈悉心照料,才能很快康复。在妈妈的呵护下,不管是娇嫩的理查德·杰弗逊姐姐,还是任性的马柯斯·威廉姆斯弟弟(好吧我错了,威廉姆斯哥哥……真别扭),都茁壮地成长着。

三年前,爷爷和舅公从多伦多人那里收养了文斯·卡特哥哥。因为卡特哥哥不是亲生的,外面有一群叫“网友”的野孩子总喜欢拿石头扔他。领头的两个,“砖家”跟“叽者”,甚至跑到光头之家窗外,朝里面吐口水。但是,沃妈妈从不计较这些——

哥哥挫伤了肋骨,妈妈便立刻飞扑上去,仔细缠好绷带;
哥哥隐性眼镜被打掉了,妈妈又立刻飞扑上去,端着小镜子,等他重新戴好(只是沃妈妈,您下回能别再拿您的女·用·补·妆·镜吗?阿尔伯特爷爷和斯巴纳克尔叔叔看到都误会了,批评您儿子上班期间不务正业);
哥哥让好朋友贾米森哥哥的伙伴巴特勒哥哥给误伤了眼睛,也是妈妈,时刻准备着飞扑上去,把哥哥接回小板凳坐下,当然如果不是哥哥不听话,肿着一只左眼就去找贾米森哥哥玩,还玩得忘了时间,那他眼睛里的血丝也不会一周以后才退了;
哥哥膝盖发炎或者大腿拉伤,每次都是妈妈,飞扑上去,要不给他裹上冰袋,要不帮他按摩肌肉;

总之,绰号很久以前就从half-man half-amazing变成half-man half-a-season的卡特哥哥,能在去年变身为“真·八十二场”铁人,今年带伤坚持、一路老牛拖车,妈妈功不可没。

前两天,新泽西光头之家和达拉斯牛肉脯之家的孩子玩游戏。才一会儿,牛肉脯家的布兰登·拔丝弟弟(好吧我又错了,拔丝哥哥)就“砰”一肘子打在了卡特哥哥脸上。受害人轰然倒地。但是,光头家的其他孩子追着牛肉脯家的小伙伴们跑远了,除了现场成千上万照例温文尔雅的新泽西球迷和电视机前成千上万爱莫能助/幸灾乐祸的怪蜀黍怪阿姨,没有人注意到他。卡特哥哥孤零零地倒在自家后院,意识到被忽略时,马上开始撒娇,躺在地上捂住脸,不雅地扭动。等了一会儿,又换了个姿势继续不雅地扭动……

眼看情形不妙,可就在这时候,每当这时候,总在这时候,又在这时候,我们的训练师妈妈,飞扑了上去,把他搀下场,护送进更衣室。

然后,那叫什么“帕西维提”的封印解除了……喜欢头带内外反戴、往15号汗衫腰里塞海绵垫、越大越不肯好好穿鞋的卡特哥哥回到操场,竟启动了准·杀神模式。天黑回家的时候,小牛肉脯家的孩子们,居然,居然玩输了!

要用怎样的语言,才能赞美您,沃什妈妈!虽然不了解情况的人都说,卡特哥哥是因为脚踝注射了可的松,又先后被魔术师·约翰逊叔叔、查飞猪·巴克利先生和菲尔·肯德基·禅师逊爷爷责骂,又被老师拿掉一颗新奥尔良小红星,又被评为上半学期最不用功学生……才发奋图强的,但只有光头之家的人才知道,只有我们才知道,最大的功臣其实是您!如果没有您一次一次地飞扑,没有您呕心沥血地养儿育女,没有您身为治愈系法师多年的苦心孤诣,那么,我们玩游戏是不会赢牛肉脯之家的呀!

感谢您,蒂姆·沃什,您真是一位好妈妈!


附件1:事故现场组图
由于工作人员失误,没有一个镜头是对准英雄沃什妈妈的:

 
    沃妈妈先是软语相慰
 
    然后把自己的儿子扶坐起来
 
    再轻轻拉着带到场边
 
    按太阳穴(很想接“轮刮眼眶”……),检查伤情
 
    稳健地搀扶进更衣室。妈妈背影无比宽厚,让人安心
附件2:本文未采用的初稿标题
正标题“文森特同学被殴打后进入2级Limit Break状态”
副标题“为召唤出Chaos热烈欢迎以后每场比赛的对手友情殴打之”
又副标题“亲爱的MoPe你不在猛龙了谁来跟VC对扇耳光”

原本以为事情就此了结,这篇缺氧作文再无重见天日的机会。但是……(祥林嫂状)我真傻,真的,我只知道罗德·葛朗台·索恩有雷声大雨点小的毛病,我不知道他会在交易截止日前卖掉队长JK。

虽然感情上,我很高兴那些同人男不会再喊JK和VC是官配、是王道了,但事业方面,我不禁产生了深深的瞎操心式的忧虑。激动之下,我又脑缺氧了……在本区发了一段送别JK的感言:

   JK说:他睡醒就带着20分来赛场,那以后的分才是他得的。

   VC说:没有不尊重其它PG的意思,但他是我合作过的人当中最出色的。

   JK去年说:你签了合同怎么也不接我电话?我到处打电话找你你就是不接听。

   VC去年说:我们三个人当中,话最多的……大概是我;场上斗心最强的,是JK。

   JK去年说:希望一切尘埃落定以后,我们两人能成为有史以来最好的后场组合之一。

   VC去年说: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




   其实去年过去,也不过只有一个半月而已。

老大要走,我本区抽风一下无可厚非,何况上文的狗血煽情度远不及主帖及其他回帖的万一。但自己又一次低估了同人男——他们不仅之后发了“情人节最大骗局”“V-Day分手快乐”等帖,还发去了公共区……当看到某位JK粉引用以上那段话为其文章收尾时,我不禁悲喜交加:喜的是沾光上了一篇精华帖;悲的是,我被认识自己ID(从而知道我只萌“卡特哥哥大学放假经常不回家,就喜欢住到贾米森哥哥家里去”)的兄弟目击了一次不光彩的“爬墙”。

当时,我只想挠墙。

然而造化远比人力更巧妙。JK被交易的目的地正是小牛肉脯之家,而当年他在小牛时的32号正是被“一肘子同学”布兰登·拔丝占着,于是老大只得效仿凯文·"小高dream school所在地前老大"·夹奈忒同学——更换背号。这时我已经不得不拿出开头的脑缺氧作文翻看了,背脊冷不丁窜起一阵“没有无缘无故的巧合”的凉意来。

更错乱的是,牛肉脯家的小哈同学,继当年接替在太阳和小牛间辗转的名人堂级PG·Nash君之后,今次又接替了同样在太阳和小牛间辗转过的名人堂级PG·JK老大,横跨米国来到东部这里……“大脑当机”这样的病,不就是专等这种场合发作的,么……

我特意重温了一遍去年圣诞期间,小牛众人拍摄的食品广告花絮。对于他队八卦,我通常奉行“看过就删,不留活口”的原则,这段东西居然安然无恙地藏到现在?当初看完后感觉最有爱的三个人:“联盟万受之王前5名(极端保守数字)”小哈同学、“从瞳孔深处流露出绵羊受风姿”的Ager同学、“大个子也能受”Diop同学……现在,都是我们的人了?

囧。

冲击一波接着一波。最近两场比赛,VC上一场对公牛33pt/9blk/7ast/2stl全面Chris Paul化(?),本场数据则让人哭笑不得地JK附体。神经错乱之下,一篇由位置引发的全新脑缺氧作文诞生了:


   [新泽西·我们光头少了可山羊胡多了·篮网聊天室]

   Vincent·我要做全面的人·Carter:大家也都看出来了吧。其实,我是一个PG。

   马柯斯·我才不是小香猪脸·威廉姆斯:其实,我是一个SG。

   RJeff·警方调查中,勿扰:叫我队长。

   登月第一人Darrell:$%^$&$@我最老,我才是新队长。而且别忘了,我也是PG。

   RJeff·警方调查中,勿扰:=皿= 叫我队长。

   马柯斯·我才不是小香猪脸·威廉姆斯:好吧,其实,我也是一个PG。

   Boki SNACKbar:靠,谁信啊。

   约什·我才“布”考虑换发型·布恩:我信。

   登月第一人Darrell:…………

   小哈:大家都是PG了,那我呢?

   SWAT·否决Elastic Man作为绰号:你是总受。

   Vincent·我要做全面的人·Carter:其实Sean你也是。我看过你最近的两个采访了,哈哈。

   SWAT·否决Elastic Man作为绰号:切。总好过你对着媒体把我说得像小孩。

   弗兰克:我们要团结!队长的位置不是选出来的,是以身示范做出来的。目前我不会指定新队长。Vince和Richard你们两个要先站出来,我们还有二十多场比赛……

   [弗兰克的发言被屏蔽]

   卷毛·脱毛中·剃发掩饰中·谁能介绍生发水:教练,我会变得更奸强的!

   Boki SNACKbar:老兄,错别字啦。不过冲这句话,咱俩握个手。

   “州府”是我的新绰号·Hassell:我来之前这儿是有个跟我很像的叫Wright的吧?

   Boki SNACKbar:V的替补。

   Vincent·我要做全面的人·Carter:有。休赛季来我家住过几天,我们一直一起练习。很好玩的小子,话还特别多。防守上你更好一点。BLABLABLA……

   登月第一人Darrell:话多的明明是你。本来话就多,最近话更多……

   RJeff·警方调查中,勿扰:JK无可替代。

   登月第一人Darrell:刚才谁嚷嚷着要做新队长的?

   [DeDiop加入了对话]

   [DeDiop勾搭了Vincent·我要做全面的人·Carter]

   [Vincent·我要做全面的人·Carter接受了勾搭]

   “州府”是我的新绰号·Hassell:'Sagana你还真自来熟……

   DeDiop:谁说的?无图无真相。

   “州府”是我的新绰号·Hassell:都被记者拍到了你们勾搭的画面广而告之了呢……还生怕人不知道,刚才又勾搭一次。

   DeDiop:我这叫努力融入新环境。

   RJeff·警方调查中,勿扰:先走了,大家再见。

   登月第一人Darrell:不当队长啦?

   Boki SNACKbar:再见。Sean你从头到尾就没跟RJ说过话。

   SWAT·否决Elastic Man作为绰号:He's g** you know.

   Boki SNACKbar:别这么讲。

   SWAT·否决Elastic Man作为绰号:嘿嘿,想再体验魔音穿耳么?bokibokibokibokibo-kibokibokibokibokiboki……

   Boki SNACKbar:不跟你较真。

   马柯斯·我才不是小香猪脸·威廉姆斯:我真的是PG。

   约什·我才“布”考虑换发型·布恩:我知道。

   小哈:……那我呢?

随着最近劲爆的原话和图象素材被耗尽,对话陷入死循环……

于是,请唤我脑缺氧之王……………………
[PR]
# by sighingquasar | 2008-02-24 04:35 | TSH=tuang生活


検索
タグ
最新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